未了的心愿

未了的心愿

威尼斯摩登む 发表于:2018-05-23 点击:133

  这天,八路军的一个连接到一个重要任务:拖住鬼子一个连队,好让后方妇女、儿童、医院等非战斗部队安全转移。
  战斗打响了,借助山区有利地形,战士们顽强阻击着敌人的进攻,可是鬼子人太多,火力又强,还是逼了过来。战士们只得边打边退,当退到一个叫马家屯的山村时,连长不退了,决定就在村口跟鬼子决一死战,因为再退的话,后面将一马平川无险可守,那样的话就很难完成任务了。
  决战前夕,大伙抱着枪坐在战壕内闲聊,不知怎的,有战士聊起了这样一个话题:如果在这次战斗中牺牲了,你还有未了的心愿吗?
  这样的话题立即引起了大伙的共鸣,个个七嘴八舌地抢着说,这个说:“我马上都30岁了,可还没拉过姑娘的手哩……”那个说:“我啊,这辈子未了的心愿只有一个。我那白发老娘一个人在家里,我一天孝也没尽过,我希望能有机会尽尽孝心……”
  战士们一下子沉默下来,远方的家中谁还没有白发双亲呢?大伙心里都有点堵,这时连队里最小的战士,才16岁的小嘎子开腔了:“我也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哩,听人家说东坡肉是世上最好吃的菜,我想尝尝东坡肉的味道……”

  都这时候了还想着吃肉?小嘎子孩子气的话引得大伙哄堂大笑,可有一个人没笑,他是炊事班的老班长。老班长50多岁了,瘦得像根竹竿,他看着小嘎子那稚气未脱的脸庞,不知怎的,心头忽然一痛,瘦弱的小嘎子还是个孩子啊!刹那间,老班长心里升腾起一个心愿:在最后关头,为小嘎子,也为大伙,弄一顿东坡肉——这也是我最后的心愿。
  说干就干,老班长跟连长汇报一声,立即进了马家屯。可是一圈转下来后失望了,村子太小了,加之鬼子长期的蹂躏,甭说猪,连老鼠都不见一只。老班长正失望时,忽然听到一阵叫声:是猪的叫声!老班长激动得浑身直打颤,循声跑过去一看,哈,在一个猪圈内还真发现了一头猪,那猪因为吃不饱,瘦得脊梁骨竖得老高,可毕竟是一头猪啊!
  老班长大喜,当即敲响猪圈旁的那户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个一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身后还有一个20岁出头的男孩,脸形一看便知是络腮胡子的儿子,男孩身旁还有一个差不多大的女孩。
  当老班长把来意说明后,又从口袋里抠啊抠的,抠出两块大洋来,算是买猪钱。可络腮胡子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说:“这猪哪能卖啊,马上我家要娶儿媳妇了,到时候这猪能派上大用场,要做酒席用哩。”
  老班长一听忙说:“老乡,我们是八路军,专门打鬼子的,只有打跑了鬼子,你们才能安心娶媳妇,也才能过上安定的生活,老乡,鬼子马上就要打过来了……”
  络腮胡子不以为然地说:“鬼子来了我们就躲山里呗,山里可安全了,鬼子找不到的。”老班长含笑说:“你躲得了一时,能躲得了一世?”
  络腮胡子还没开口,老班长看到那女孩红着脸低声跟男孩说了几句,然后男孩跟络腮胡子说:“爸,猪就卖了吧,小梅也同意卖,她说结婚当天没有肉也无所谓的,还是打鬼子要紧……”
  谁知,络腮胡子粗暴地一挥手,叫道:“不行,我说不卖就不卖。要是娶亲当天没有肉,在乡亲面前我会一辈子抬不起头的!”
  络腮胡子关起了门,老班长叹口气,心想:战友们、小嘎子,对不起了。
  鬼子像恶狼一样,漫山遍野地冲上来了,连长一声令下,大伙手中的輕重武器毫不畏惧地开了枪,战场上顿时硝烟弥漫子弹乱飞,战火把天都烧红了。一天一夜过去了,鬼子丢下无数具尸体,暂时撤退了,而战士们同样伤亡不小。
  16岁的小嘎子受了重伤,昏了过去。卫生员抹着眼泪对老班长摇摇头,意思是小嘎子快不行了。
  老班长心如刀绞:小嘎子,你还有未了的心愿哩……就在这时,身后有人怯怯地开腔了:“同志,猪还要吗?”
  老班长回头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络腮胡子。他有点难为情的样子,说:“同志,我想通了,我家的猪,给你们,不是卖,是送,不要钱的!”
  老班长惊喜之余,发现络腮胡子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神情,那样子像是有点难堪,便说:“老乡,你告诉我,是不是有人强迫你送猪给我们了?你大胆说出来,不要怕,我们一定会为你作主的。”
  络腮胡子挠挠头,说:“还真有人强迫了。不怕同志你笑话,这强迫我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我家快要过门的儿媳妇小梅。你走后她可气了,跟我儿子说,如果不送猪给八路军,她就不嫁了……”
  老班长一听,差点笑出声来,想不到这个一脸凶相的人竟被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给收拾了。他当即拽住络腮胡子的手,说:“太好了,来,帮我杀猪!”
  络腮胡子的儿子和小梅也来了,大伙一起动手,猪很快杀好了,又飞快剁成一块一块的,动作必须要快,因为小嘎子和其他受伤的战友快不行了。
  久违的肉香很快弥漫开来。当肉烧好的时候,老班长立即装了一碗端到小嘎子面前,说:“嘎子,东坡肉来了,快睁眼吃吧!”
  老班长舀了一小勺肉汤递到小嘎子嘴边,他细细喝下去,一脸的满足,然后长长叹了口气,咂吧着嘴说:“真香啊,喝了这一口肉汤,死了也值了,只是杀的鬼子太少了……”
  老班长早用两根树枝夹起一块肉,递到他嘴边,说:“小嘎子,快吃肉,肉可香了!”
  谁知,小嘎子却出人意料地闭紧了嘴,歪过头,艰难地说:“我不吃,吃了也白吃,老班长,肉给大伙吃,让他们为我多杀两个鬼子……”
  老班长急得喉咙都哑了,狠狠叫道:“小嘎子,你忘了你的心愿了?听话,快吃,肉多着哩,吃饱了好打鬼子……”可是小嘎子已经不动了,他含着笑,永远闭上了眼睛。
  络腮胡子呆呆地看着,忽然放声大哭:“都怪我、都怪我,我为什么先前不把猪送给你们啊?他才多大的孩子啊……”
  战斗再次打响了,吃过了东坡肉的战士精神百倍,每颗子弹都带着复仇的火焰。这一仗打得惊天地泣鬼神,当八路军的增援部队赶到把鬼子全歼后,发现一个连的战士已全部阵亡。
  老班长也死了,他手中用来剁肉的钢刀早就卷了刃。老班长身边还倒着一位老乡,一脸的络腮胡子,他手中的一柄砍柴刀同样血迹斑斑。
  络腮胡子的儿子坚决要求加入八路军,他说要为他爸报仇,为老班长、小嘎子,为中国人报仇。
  小梅也坚决要求加入八路军,战士们有点为难,说:“你一个姑娘家,能干什么呢?”
  小梅一扬头,说:“我跟老班长学会了做东坡肉,以后我就做东坡肉给大伙吃,直到把鬼子杀光!”
相关标签内容推荐:   未了    心愿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和网友推荐收集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若相关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时,请您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中国法律法规和政府规范性文件,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或相关链接。千叶帆文摘对互联网版权绝对支持,净化网络版权环境。

阅读更多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