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停战谈判和停战协定的签订

朝鲜停战谈判和停战协定的签订

屁是饭垂死的呐喊 发表于:2018-01-21 点击:55
https://i.bdfqy.com/up/1a/6b/46/05d59e2ba8453c1257b1b88486466b1a.jpghttps://i.bdfqy.com/up/5d/55/03/e80c02cc9c16dc7049c963d6b203555d.jpghttps://i.bdfqy.com/up/ad/b4/12/9ca8177c9c01c4ec51cbe2096d12b4ad.jpghttps://i.bdfqy.com/up/4e/78/78/68e6f30f84b93ff98760bb4c4278784e.jpghttps://i.bdfqy.com/up/9d/80/2c/357c5eb6cc0bfcadc3b2bac24e2c809d.jpghttps://i.bdfqy.com/up/9f/0d/8f/5040d0ebe16381408bb5900e598f0d9f.jpghttps://i.bdfqy.com/up/96/6c/10/da0bf3b099e9c79ed5730b53f9106c96.jpghttps://i.bdfqy.com/up/3e/d0/b9/14d013e4646d2d82a06324e194b9d03e.jpghttps://i.bdfqy.com/up/01/82/32/a18a45bd32b934b6e0822e5ee2328201.jpg
  1950年6月25日,朝鲜半岛南北两方内战爆发,美国趁机纠集16个国家出兵,打起“联合国军”的旗号,大举入侵朝鲜,并迅速越过北纬38度军事分界线(三八线),将战火烧到中朝界河鸭绿江边。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遇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英勇反击。朝鲜战争打了3年1个月又2天,停战谈判谈了2年又17天,开了大小会议1076次。经过血与火的激烈较量和错综复杂的政治争斗,1953年7月27日,美方和朝中方在停战协议上签字。这场战争终于以我方的胜利而告结束。
  停战谈判艰难启动
  停战谈判于1951年7月10日启动。谈判地点一开始是在我方控制下的开城西北部的来凤庄。3个月后,即1951年10月10日,应美方要求,谈判地点从来凤庄移至板门店。美方认为,板门店“地处不在任何一方的控制下”,“大致在双方战线之间的中间点”。我方同意了美方这个意见。
  板门店位于开城东南8公里、三八线以南5公里处,离平壤215公里,距汉城62公里。传说板门店原是一家车马店,公路旁有3间半茅草屋,过往客商晚上没有床铺睡觉,就用门板代替,因而得名。
  谈判地点移至板门店后,双方支起了很多帐篷。在中间最大的一座帐篷里摆放了一张长桌子,就在这张长桌的两边,双方谈判代表相向而坐,针锋相对,激烈地进行唇枪舌剑。
  谈判开始的第一次会议,双方代表进入会场尚未就座,美方代表就急匆匆地掏出一面联合国的小旗子摆放在桌上,这令我方代表吃了一惊。第二次到会时,我方也拿出一面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的国旗摆在桌上。有人不解地问:“为什幺只摆放朝鲜国旗而没有中国国旗?”这是因为抗美援朝,中国是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名义而不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义参战的。因此,无论是在会场上,还是在战场上,都没有正式出现过中国的国旗。
  志愿军朝鲜停战谈判代表团的领导,是毛主席和周总理亲自选定的。由我国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兼军委总参谋部二部部长李克农、外交部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兼国际新闻局局长乔冠华担任。他们两位直接向毛(转自:wWw.bdFqy.com 千 叶帆 文摘:朝鲜停战谈判和停战协定的签订)主席、周总理请示汇报工作。为了安全和保密,代表团对外称“群众工作队”,李克农被称为“队长”、“101号”,乔冠华被称为“指导员”、“102号”。两位都不公开露面。
  “停战谈判”谈什幺?双方商定,有5个议题:1.通过议程;2.确定双方军事分界线,建立非军事区;3.实现停火安排及监督停火机构的组成、权力和职司;4.战俘安排问题;5.向双方各有关国家政府建议事项。
  美方缺乏诚意,屡屡制造事端,破坏谈判
  第1、3、5项议题没有遇到什幺困难就解决了。然而在谈到第2项议题即军事分界线的划分问题时,美方代表提出:“我们具有‘海空优势’,必须在地面得到补偿。”当时双方实际控制区基本上沿三八线稳定下来。美方的这个无理要求实际上是要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从三八线后撤,将朝中方控制的平壤、开城、元山以北1.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归美方。这种荒唐的要求,被朝中方断然拒绝。
  1951年8月10日,谈判刚进行一个月,会场就出现了十分奇特的现象:美方首席谈判代表特纳·乔埃同我方首席谈判代表南日面对面地坐着,互相盯着对方,一言不发。会场上鸦雀无声,这样僵持达两小时又11分之久。
  美方达不到目的,就制造种种事端,破坏停战谈判。朝中停战谈判代表团前进基地开城,与美方前进基地汶山南北遥相对应。双方代表各走一半路程便可到达板门店。双方约定,开城和汶山各以3英里为半径,定为中立区;由板门店通往开城的公路及汶山的公路两侧各200米,定为安全通道。双方承诺:对中立区和安全通道不加袭扰。但美军违背约定,连续制造一系列严重的事端。
  1951年8月19日清晨,中国人民志愿军一名排长姚庆祥率领我方军事警察9人,按双方已经达成的中立区协议,沿板门店由西向东正常巡逻时,在中立区的松谷里附近,突然遭到美军和李承晚军30多人的偷袭,姚庆祥当场重伤。敌人冲到姚庆祥跟前,向他前额连补两枪,姚庆祥当场牺牲。姚庆祥牺牲后,敌人还抢走了他的手枪、手表、钢笔、日记本和他脚上穿的鞋子。战士王仁元身负重伤,被附近群众看到后抬走藏匿起来才幸免于难。在此过程中,我方严格遵守中立区协议,始终没有开枪还击。
  姚庆祥遭敌偷袭事件发生的当天上午8时,我方立即通知美方,双方派员到现场进行调查。在人证、物证面前,美方蓄意破坏中立区协议及阻挠停战谈判的行径暴露无遗。根据双方调查结果,我方停战谈判首席代表南日向美方首席谈判代表乔埃提出严正抗议,要求严惩凶手,保证不再发生违反中立区协议的事件。乔埃理屈词穷,不敢正面回答。
  然而仅仅相隔3天,1951年8月22日22时20分,美军多架飞机,侵入中立区会场上空,对朝中代表团驻地进行轰炸和扫射。9月10日凌晨1时30分,美国空军1架飞机又侵入开城中立区上空进行扫射,击中满月里的民房。不仅如此,美方还先后发动所谓“夏季攻势”、“秋季攻势”、“绞杀战”,妄图用军事手段“打到联合国军代表团所要求的分界线位置”,武力夺取开城。
  我们的方针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一方面,我方严正抗议并及时揭露美方种种破坏谈判的阴谋。另一方面,在战场上奋勇抗击,粉碎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军事攻势。仅在美方发动的“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中,我方就使敌军付出了伤亡10万人的惨重代价,在4个多月的时间里,双方反复较量的结果,绝大多数情况下以我方的胜利、敌人的失败而告结束。在这种情况下,美方不得不于1951年10月25日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并接受我方所提方案,即按实际控制线划分军事分界线。
  在此期间,美方停战谈判首席代表换人了,由小哈里逊接替乔埃。小哈里逊是美国第9任总统威廉·亨利·哈里逊的直系后裔。他当时是侵朝美军主力部队第8集团军的参谋长。此人极其傲慢和狂妄自大,在谈判桌上手法和花样不断翻新。他上任仅10天,竟建议休会3次。他感到不耐烦时,就看手表,打哈欠,吹口哨,飞快地念发言稿,破口谩骂,甚至逃会。
相关标签内容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和网友推荐收集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若相关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时,请您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中国法律法规和政府规范性文件,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或相关链接。千叶帆文摘对互联网版权绝对支持,净化网络版权环境。

阅读更多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