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酒桌上“打赢”军购谈判

1990,酒桌上“打赢”军购谈判

卑微旳骄傲。 发表于:2017-09-08 点击:43

  “商机”乍现
  
  早在北京决心发动惩越战争前的1978年,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邓小平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说道:“中国的空海军是用来对付苏联人的,但目前着眼点是中国统一。中国统一!无论是采用什幺形式,关键是要有力量,这一点上不能自我欺骗。”
  邓小平的讲话迅速传到了莫斯科。时任苏军情报总局局长的伊瓦舒京大将在呈交苏共中央政治局的报告中指出:邓的讲话中除了一贯反苏的陈词滥调之外,出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转机,因为过去北京一直将莫斯科视为“最主要也是最凶恶”的敌人。
  此时莫斯科意识到,在毛泽东去世后,北京将有可能对僵化过时的反苏政策做出适当的修正,中苏军售的口子可能再度开启。
  果不其然,到了1989年夏天,中国与美国和西方的武器技术合作全面陷入了困境。而此时苏联也处于经济衰退之中,需要外汇来维持基本运转,这使得两国军事技术合作有了相互需求的基础。
  根据收藏于俄罗斯对外政策档案馆和俄联邦国防部中央档案馆的资料显示,在1990年进行恢复两国军事技术合作的前期准备时,苏联军事研究部门全面考察论证过中国空军的发展状况,苏方估计:按照中国空军的规模和这个国家的国土面积,预计中国军队将可能需要至少5个师的苏制米格-19型歼击机才能形成有效的作战规模,这样的话(苏联)军事工业综合体将获得将近28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这个数字“让困境中的苏联首脑感到阵阵眩晕”……
  
  令双方震动的决定
  
  1990年4月2(原文来自:wWW.bDFqy.com 千叶 帆文摘:1990,酒桌上“打赢”军购谈判)3日,时任中国总理李鹏前往莫斯科进行正式友好访问,与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尼古拉·雷日科夫就双边问题进行了广泛的会谈。随后不久,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刘华清就迫不及待地准备自己的北上之旅。就在他率领的大型军事代表团访苏之前,苏方进行了全面而细致的准备工作。苏联总统军事总顾问谢尔盖·阿赫罗梅耶夫元帅亲自参与接待工作的安排和会谈事项的细则准备,甚至连一向不爱打理军事外交事务的外交部也积极参与这一次的任务。
  斯摩棱斯克广场的工作是那幺的细致,居然找到了刘华清上将当年在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学习时的一些资料,并制作了复印件作为礼物送给了他。此外,苏方还找到一份档案,里面记载说刘华清将军本人似乎非常喜欢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出产的第17号埃森图基矿泉水。因此他们在刘参观访问的途中,总是在他居住房间的冰箱里事先放好满满一冰箱的叶先图基市生产的这种矿泉水。
  这次访问,两国政府间签署了《军事技术合作的协定》以及《中苏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纪要》两个协议。苏联同意向中国出售现代化歼击机,对于这两个协议,苏联内部也有反对的声音。当时任苏联国防部军事监察和总监团顾问的盖纳吉·奥巴图罗夫大将情绪激动地打电话给新任国防部长德米特里·亚佐夫,质问领导们是不是已经忘记了阿穆尔河沿岸的枪炮声(珍宝岛事件)!
  亚佐夫本人对于克里姆林宫的这一决议也感到有些吃不准,他曾经不止一次地(私下)对阿赫罗梅耶夫元帅抱怨:“您能保证中国人以后不会用这些该死的飞机来对付我们吗?”
  最终,亚佐夫从阿赫罗梅耶夫元帅那里获得了某种保证,打消了疑虑。
  
  酒桌上的最后较量
  
  苏联末任国防部长沙波什尼科夫曾讲过这样一件事,他作为空军总司令陪同国防部和军事工业委员会代表团前往北京参加有关出售苏-27飞机的谈判。因为那个时候两国关系刚刚解冻,双方在相隔20多年后再一次接触都感到有些不太自在。某位军区首长在宴会开始前大大咧咧地对中方接待人员说:“如果是点不着的酒就不要端上来了,那不是男子汉该喝的东西。”
  这是苏方的老把戏。苏联军事代表团总是以这种盛气凌人的态度对待印度、越南和朝鲜等兄弟国家的同行们,最拿手的一步就是要求在宴会上(正式宴会)端来高烈度的烧酒,然后当着目瞪口呆的主人的面一饮而尽。他们似乎认为,首先在酒桌上击败对方是取得绝对心理优势的第一步。
  宴会中,中方代表团中的一位看上去非常不起眼的参谋被指派为“酒司令”。那位身着空军制服的大校参谋瘦得像竹竿。起先沙波什尼科夫等人还以为是中国同志舍不得茅台酒,因此才派出这样一位酒司令来糊弄他们。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那家伙喝起酒来就好像是头饮水的驴。最要命的是,他的最爱居然是将白酒和啤酒掺和在一个大水晶杯子里然后一口气干掉”。
  沙波什尼科夫说:“要知道我们俄国人是贪杯的民族,但是最怕的就是将伏特加和啤酒混合起来的‘约尔什’。到最后整个代表团17个将军全都是被抬出宴会厅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连沙波什尼科夫自己都感到有些好笑。在之后的谈判中,“对方的姿态明显高出一大截。而我们的那些被灌怕了的将军们呢,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就好像是吃了败仗一样,连说话都轻声多了。不过,在离开北京的时候,中方赠送了大量精美的礼品作为‘战败者’的安慰。”
  “成套的高档水晶工艺制品、精美绝伦的苏州刺绣、崭新的索尼摄像机和一些我们叫不上名字的电子产品。代表团的成员们简直乐坏了,要知道那个时候即使是一台二手的索尼摄像机在莫斯科基辅市场能卖到怎样的价钱,况且那个时候我们那些可爱的将军们还不是那幺的灵光。况且中方做出的安排非常细致,当得知国际军事合作局的弗拉基米尔·伊舒特科将军第一个外孙刚刚满月的消息后,他们在赠送给伊舒特科的礼品中特意安排了一个跟真人一般大小的玩具毛熊。”沙波什尼科夫说,“以至于曾在乌苏里斯克第127摩步师任参谋长的伊舒特科在机场的时候感动到几乎要当场哭出来。就这样,大家伙乐不可支地登上了塞满礼物的飞机,并在接下来的会谈中以一个几个当事人现在都不好意思承认的价格达成了合同……”
  选自《世界博览》
   
阅读更多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