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总理辞职引发的猜想

土耳其总理辞职引发的猜想

愿与i 发表于:2018-01-17 点击:39

  2016年5月5日,土耳其总理、正义与发展党(AKP,下称正发党)主席阿赫麦特·达乌特奥卢在与总统埃尔多安举行了将近两个小时的会谈后,宣布自己将辞去总理和正发党主席的职务,不会在5月22日的正发党特别会议上谋求连任,从此成为一名普通党员。此消息一出,土国内外舆论一片哗然,当天土耳其股市、汇市、债市均受到重挫。
  有人说,达乌特奥卢的“出局”早已在土耳其的“政治密室”中商议了数月;也有人认为,今年4月29日正发党的中央决策与执行委员会驳回了达乌特奥卢对地方党组织领导人的任命,使得他深感受挫、决心辞职。但无论怎样,达乌特奥卢的辞职表明,埃尔多安在土耳其导演的“普京模式”看起来并不很成功,总统和总理的“二人转”配合也不像外界看到的那样默契。埃尔多安与达乌特奥卢之间“友谊的小船”为何说翻就翻?达乌特奥卢在没有任何明显错误(甚至在国内外声望日隆)的情况下辞职,是否意味着土耳其已无人能阻挡埃尔多安走向“独裁”的道路?土耳其各界对此如何看待?……

是个人选择,还是一个“必要”?


  达乌特奥卢生于1959年,受过良好的教育,曾是一名从事国际政治研究的学者、教授。2008年笔者曾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听他发言,他对于土耳其未来的思考学理性很强,有深厚的历史视野,其人更是温文尔雅。达乌特奥卢颇有思想与理论建树,着述颇多,在国际学界影响很大。2002年正发党上台执政后,达乌特奥卢曾长期担任首席外交顾问。2009年他被时任总理埃尔多安任命为外交部长。2014年8月,埃尔多安当选为土耳其第一个民选总统(此前的土耳其总统由大国民议会选举产生,2007年土全民公投修宪规定总统直接经由民众选举产生),达乌特奥卢顺势接任总理,成为埃尔多安的继任者。
  在2015年11月的议会选举中,正发党能赢得49.5%的选票、拿下550个席位中的317个、彻底扭转五个月前选举失利的局面,达乌特奥卢可谓居功至伟。2015年10月笔者赴土耳其调研,正赶上各党派为选举造势的冲刺阶段,达乌特奥卢为正发党的投入可以说是有目共睹的。没想到短短半年时间后他就宣布辞职,而且是在没有什幺政策失误或丑闻的情况下,引发外界多种猜测

。其中一种猜测是达乌特奥卢近来在土国内外声誉上升,使埃尔多安有“功高震主”的感觉。比如,达乌特奥卢在土耳其公民免签进入申根国家的问题上做出了比较突出的成绩,但是埃尔多安公开抱怨人们过高评价该协议,他说:“我当总理的时候就已经宣布过这将在2016年10月落实。我就不明白,这幺个事情提前四个月实现怎幺就成了一项大成就!我很难过地看到,小小的所得被说成是巨大的成就。”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达乌特奥卢宣布辞职消息前的5月1日,一名据说是埃尔多安的匿名铁杆支持者(也有人说是总统府所操控的人士)在网上发表了一份所谓“鹈鹕文件”。此人号称与埃尔多安、达乌特奥卢都很熟悉,知道很多内幕。该文件的主旨就是指责达乌特奥卢如何背叛了元首埃尔多安。比如,批评达乌特奥卢对推行总统制不够热心,还说他“与西方及其在土耳其内部的特洛伊木马们勾结,而这些人是要推翻元首的”。根据这份文件,达乌特奥卢的其他“不好”行为还包括:反对监禁记者和学者;对于腐败不够宽容;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以及通过与欧盟签订协议来矮化埃尔多安。对于“埃尔多安主义者”来说,达乌特奥卢的这些言行都算是“背叛”行为,所以达乌特奥卢必须滚蛋。
  尽管埃尔多安说辞职是达乌特奥卢的个人选择,但达乌特奥卢表达的意思是,这不是他个人的选择,而是一个“必要”。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的领导人凯末尔·克勒奇达奥卢则直接说,达乌特奥卢的辞职是“一场总统府导演的政变”。

法律上的政治架构出现了什幺问题


  按照当前的土耳其宪法,土耳其实行内阁制,总理是行政首脑,总统是国家的象征性元首。但是,自从埃尔多安当选总统之后,这个法律上或理论上的政治架构就开始出现问题。一个民选的、理论上应该握有行政大权的、勤奋的总理和一个民选的、具有强大领袖魅力和个人私欲的强势总统并存,从而在土耳其形成了两个权力中心、双头领导结构。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被视为正常。
  按照正发党的党章规定,一个领导人不能连任超过三届,埃尔多安在当选为总统之前做了三届总理,所以,当时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二是上演土耳其版的“普京模式”。埃尔多安选择了第二条道路。
  埃尔多安创立的正发党自2002年上台以来,连续多次赢得议会选举,十余年中政绩显赫,在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改变了土耳其,并为土耳其提出了一系列发展规划与目标。但是埃尔多安的政治生涯饱受争议,他铁腕镇压库尔德人,钳制国内舆论、公然逮捕持反对意见的记者,冒世俗主义之大不韪,讨好伊斯兰主义复兴势力。世俗主义者、左翼人士、社会民主党人、自由主义者、阿拉维派、库尔德民族主义者都成了他的反对者。有统计说,这些被埃尔多安通过各种暴力和不光彩手段打击的对手如果能联合起来,将占到土耳其选民的40%强。面对如此多的敌人,如果不想被秋后算账,埃尔多安就必须尽可能地一直掌权,并以足够的权力和成就为自己迟早要退休的那一天留下后路。
  现在,土耳其的国家、政党和领导者个人的野心、声望和风格都已经不再是21世纪初的样子,尤其是埃尔多安本人,他的权势更是如日中天,在土耳其现代历史上仅次于国父凯末尔。当然,他所遭受的诟病也同样很多。比如,2013年埃尔多安和家人曾被指控腐败,他却在第一时间撤换负责起诉的相关检察人员,最终使起诉不了了之。
  不过,土耳其毕竟还没有修宪,可是总理却被期待成为总统的“第二小提琴手”。一方面,名义上归总理领导的正发党实际上操纵在理论上已经脱党的埃尔多安手中;另一方面,这个总理不仅不能忠实地执行和贯彻总统的意志,还在“自以为是”的实践中获得了多方的赞许。其结果就不言而喻了。在这场构不成严格意义上的府院之争中,达乌特奥卢并不具备与埃尔多安分庭抗礼的实力、魄力和野心,在总统已经明确想让他走人的情况下,达乌特奥卢所能做的也就是假装来个“华丽转身”:表达对领袖的忠诚,以及为了其所认同的事业而甘愿做出让步。
相关标签内容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和网友推荐收集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若相关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时,请您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中国法律法规和政府规范性文件,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或相关链接。千叶帆文摘对互联网版权绝对支持,净化网络版权环境。

阅读更多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